• 为什么出口三连降?外需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增长?

    发布日期:2024-04-25 09:01    点击次数:80
    内容提要:

    七月份出口第三个月收跌,人民币贬值也未能减缓出口下跌趋势。出口三连降,并非海外需求下降所致,对美出口下降,也非通过越南、墨西哥转口了。外来投资减少是出口回落的基础原因之一,发达国家分散供应链是出口回落的基础原因之二。中国的经济发展还离不开出口,稳定出口需要当年加入WTO时的大力度改革开放。

    一、七月份出口第三个月收跌,人民币贬值也未能减缓出口下跌趋势

    根据8月8日海关总署公布的外贸数据,7月份,按人民币计价,我国商品出口20156亿元,同比下降10.2%;进口14403亿元,同比下降7.8%,商品贸易顺差5757亿元,同比下降15.7%。

    按美元计价,7月份,我国商品出口2818亿美元,同比下降15.4%;进口2012亿美元,同比下降13.2%,商品贸易顺差806亿美元,同比下降20.4%。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列出的进出口和顺差同比增减幅度,都是严格按照海关总署发布的进出口金额计算的。

    客观谈及7月份的进出口数据,我们需要把握三点:

    一是这是我们第三个月商品出口额同比下跌,且跌幅逐月扩大。

    我们的商品出口于2022年11月、12月、2023年1-2月同比分别下跌了8.7%、9.9%和6.8%,今年3-4月受低基数影响同比分别增长了14.8%、8.5%之后,5月份开始,出口重新转跌。5-7月分别下跌了7.5%、12.4%、15.4%,跌幅逐月扩大。

    二是整个1-7月累计进出口指标也不理想。

    1-7月份,美元计价的商品出口额为19449亿美元,同比下降5.7%;进口14553亿美元,同比下降7.9%。

    三是人民币贬值也未能阻止出口跌势。

    本币贬值,相当于降低了出口价格,有利于增加出口,这是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7月底,在岸人民币美元汇率为7.1421,比去年同期下跌了5.2%,比去年底下跌了3.1%。但较大的汇率跌幅,并未增加出口订单。这意味着,外需对中国制造的减少,成本并非主要的原因。

    二、出口三连降,并非海外需求下降所致

    我们的主流意见,将海外订单减少的原因,归咎为美元、欧元加息和欧美经济周期性调整。这种认知是极其肤浅的、错误的。实际上,欧美的需求在加息周期中,并未出现明显的收缩现象。

    以美国为例,美元加息的负面影响被美国强劲的消费需求所消解,美国经济成功实现了软着陆。从国证大数据收集整理的数据看,今年以来美国的需求就没有衰退过。美国2023年第二季度GDP可比价同比增长2.7%,现价同比增长6.5%,其中个人消费支出同比增长6.4%。7月份美国需求继续增长,依据如下:

    一是收入在继续增加。

    7月份美国失业率从上个月的3.6%回落至3.5%;小时工资同比上涨4.4%,环比上涨0.4%。其中,建筑业、公用、休闲酒店的小时工资同比增幅超5%,仍处于较高水平。

    二是服务业扩张势头虽然减弱,但制造业景气明显升温。

    7月Markit公布的美国服务业PMI初值从6月的54.4降至52.4,但服务需求仍然强劲,服务业新出口订单达到2022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制造业PMI则明显改善,从6月份的46.3上升到49,也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46.4,特别是制造业产出指数两个月来首次出现增长,从6月份的46.9升至50.2。

    三是消费者信心持续上升。

    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布的2023年7月底消费者信心指数为71.6 ,比6月份的64.4,大涨了11%,创下了2022年1月份以来的最高纪录。这表明,美国消费需求持续旺盛,进口意愿并未衰退。

    四是美国的经济学家看好3季度的经济增长。

    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首席商业经济学家Chris Williamson认为:预计三季度美国的GDP年化季增长率会比二季度增速有所下降,但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整体产出的年化季度增长率将超过1.5%的令人满意的水平。

    对美国经济最大的看空派摩根士丹利,在7月底也大幅上调了对2023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其最新的预测报告将美国今年的GDP增长率从此前的预期0.6%,翻倍上调至1.3%。

    此外,欧洲的需求也在稳步回升。

    遭受俄乌战争供应链调整冲击和欧元加息抑制增长双重冲击的欧洲经济,在经历了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震荡调整之后,也在大多数人看衰的时候趋于好转。

    欧洲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 2023年2季度,欧元区20个经济体的GDP按年度计算增长0.6%,按季度计增长0.3%;欧元区的失业率从去年6月的6.1%下降到2023 年 6 月的 5.9%; 7月份,欧元区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明显好转,从6月份的负16.1回升到负15.1。

    三、“对美出口下降,只不过我们对美出口通过越南、墨西哥转口了而已“,这是一种严重的谬误

    很多网友沉浸在大国崛起的幻象中无法自拔,不愿接受出口下降,特别是对美出口大幅度下降这一事实。其理由是,我们对美国出口下降,是因为我们出口越南、墨西哥、加拿大,在当地换个标签,最后还是出口美国了。因此,实际上我们的出口并未下降。

    事实上,这种论调毫无依据。因为:

    第一、今年以来,我们对越南、墨西哥、加拿大的出口,一直在持续下降。

    国证(武汉)证券研究院制作的这张曲线图,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

    2023年1-7月份与去年同期对比,我们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8.6%,对越南、墨西哥、加拿大的出口则分别下降了6.5%、11 %、20.5%。其中7月份,我们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23.1%,对越南、墨西哥、加拿大的出口则分别下降了13.4%、9.2%、27.3%。

    第二,7月份我们的商品出口,仅对俄罗斯大幅增长,对其他地区全部下降。

    实际上从6月份开始,我们的出口不仅是对美国下降,而是对除俄罗斯之外的所有其他主要经济体都全面下降。7月份的下降幅度均有所扩大。其中对欧、美、澳、新、日、韩等发达地区的出口下降幅度在20%左右,对我们这几年大力耕耘引以为傲的东盟出口,也下降了21.4%,对拉丁美洲下降了14.9%,对非洲出口下降了4.9%。仅对俄罗斯的出口增长了51.8%。

    环比6月份,对大多数地区的出口也是下降的。对欧盟环比下降了3.6%,东盟下降3.5%,对拉丁美洲和非洲分别下降了0.3%和3.1%,对美国下降了0.9%。

    四、外来投资减少,是出口回落的基础原因之一

    我们的商品出口,很大一部分是按照产业链分工布局,由外来投资企业所创造的。由于这些外资企业,高度融入了全球供应链,他们本身的增减就能带动出口订单的变化。从目前相关的数据趋势看,外来投资在减少,外资新设立的企业在减少,外资企业出口额占比在大幅度下降。

    第一、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滑。

    从国家外汇局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表格中收到的直接投资收入看,上半年6个月中,有4个月FDI同比大幅下滑,上半年累计收到外商直接投资款项3190亿美元,同比减少13.8%,比2021年上半年也减少了7%。

    第二、新设立的外资企业大幅减少。

    依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全国外商直接投资新设立企业3.8万家,比上年下降19.2%。这个数字甚至小于疫情前。2019年全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约4.1万家,同比增长5.8%。

    第三、外资企业聘用的劳动力大幅度减少。

    外来投资减少,新增外资企业减少,原有外资企业还逐渐将部分生产线外迁,直接减少了劳动力需求,减少了商品出口。10年前,外资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稳定在2900-3000万之间,2015年开始逐步萎缩,到2021年,外资企业仅聘用了2395万人,比10年前减少了19.2%。

    第四、外资企业出口额占比大幅减少。

    2022年,外商企业出口额为11233亿美元,在全国35936亿美元出口额中,占比31.3% 比疫情前2019年的比重38.6%下降了7.3个百分点。比10年前2013年的占比47.2%,下降了15.9个百分点。

    五、发达国家分散供应链,是出口回落的基础原因之二

    综合观察,以欧美为主导的发达国家疫情期间开始大规模推动的近岸外包和分散供应链,在削减中国外需订单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还要注意到,不仅美国在实施供应链分散,规避采购风险,加大对墨西哥、加拿大近邻国家的外包投资。其他主要经济体都在重新调整供应链。而被分散的对象,主要是made in china。

    7月19日的德国之声报道称,在欧洲-拉美及加勒比海国家峰会上,欧盟企业决定向拉美及加勒比海国家投资约450亿欧元。欧盟层面则计划向南方国家提供3000亿欧元的基建投资。

    投资的方向主要针对拉美的能源、矿产、农产品、廉价劳动力和电子信息设备出口。欧盟在拉美和加勒比海国家砸上重金,主要基于以下目的:

    第一、分散供应链,减少对中俄的依赖。

    2022年4月份之后,俄罗斯不断利用天然气威胁欧洲之后,加剧了欧盟各国对分散供应链重要性与紧迫性的共同认识。在成功摆脱了对俄罗斯的能源供应链的依赖之后,也增强了欧盟对分散供应链的信心。因此,欧盟试图通过拉共体来减少对中俄的依赖。

    第二、与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展开竞争。

    拉美本地的经济学家和欧盟的经济学家,大多认为欧盟对拉美3000亿欧元基建投资计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际目标是与东方大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竞争,服务于欧盟对华贸易去风险化目的。

    第三,开发矿产资源产业,满足欧盟制造业发展需要。

    欧委会共列出130项对拉美伙伴国家资助的项目:从克斯大利嘉的电动巴士,到哥伦比亚的地铁,以及亚马逊流域的电信、智利的氢能生产。

    参与分散供应链中中国份额的,不仅是越南、加拿大、墨西哥,还有印度和其他东盟国家。

    我们一定要警惕全球供应链的重组正在加速推进,尤其是在当前东亚面临地缘冲突、全球经济面临不稳定和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考虑将生产线从我们这转移到其他地区,以降低风险并寻找更有竞争力的制造环境。

    六、中国的经济发展还离不开出口,稳定出口需要当年加入WTO时的大力度改革开放

    很多网民看到出口下降时,很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出口减少就减少了,我们有14亿人的庞大市场,我们自己消化好了。更有愚昧无知者叫嚣,生产出来低价出口,就是被他人剥削,我们不要被美帝剥削,我们自己生产自己用。

    俗话说得好,无知者无畏。能说出以上至理名言的网民,大抵是无畏的。因为,他们的概念之中,缺乏三个最基本的认知。

    第一、我们的制造业的产能,是按照有一部分出口来设计、投资、形成的。这些产能,原本就超出了我们自身的消费能力;

    第二、我们这种投资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天生是需要外循环,才能完成内循环的。没有出口与进口的外循环,内循环就会出现卡顿;

    第三、因为我们的科技水平无法引领产业结构调整,所以我们的产业结构是建立在国际产业分工基础上的,我们整个制造业,必须依赖进口海外的关键技术、原材料和关键设备、零部件,才能正常运转并逐步升级换代。而进口这些商品与服务,必须有足够的出口换汇能力。

    因此,中国的经济发展,一时半会还无法离开出口的稳定增长。而稳定出口增长,需要当年加入WTO时的大力度改革开放,方可重新获得对外资的吸引力,方可保留在发达国家供应链中的位置。

    怎么改革开放?对照我们加入WTO时的承诺,对照我们正准备加入的CPTPP条款,一条条比较我们现有的制度与政策,达不到的,下定决心,改!

    【作者:徐三郎】

    美国墨西哥欧盟拉美越南发布于:湖南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