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底营救许家印的白衣骑士:中国商人、起家迪拜、曾被多次限制高消费

    发布日期:2023-08-21 08:47    点击次数:83

    累计亏损989亿元、仅实现1000辆交付的恒大汽车,却在股票复牌后多个交易日内离奇大涨。

    8月14日晚间,谜底揭晓。中国恒大、恒大汽车公告,纽顿集团(NWTN.US)向恒大汽车提供首笔5亿美元战略投资,另外提供6亿人民币过渡资金。所有战投资金全部用于恒大汽车天津工厂,确保恒驰5的正常生产和恒驰6、7的陆续量产。

    8月15日开盘,恒大汽车直线拉升,涨幅最高超过45%。相较复盘当日1港元/股的价格,恒大汽车在短短13个交易日,股价拉升超145%。根据双方在8月14日签署的股份认购协议,纽顿集团的认购价格为0.6297港元/股,纽顿集团将获得恒大汽车扩大股本后已发行普通股总数的约27.50%,并有权提名恒大汽车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双方拟议的交易预计将于2023年第四季度完成。

    公告还表示,纽顿集团将协助恒大汽车开拓海外市场,实现每年向中东市场出口3万-5万辆恒驰汽车。

    连续多年亏损、资不抵债的恒大汽车,就此迎来白衣骑士。拿下曾被许家印视作第二增长曲线资产的纽顿集团,又是何方神圣?

    腾讯新闻《远光灯》调查发现,这家被包装成阿联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管理层均为中国人,其前身为艾康尼克(ICONIQ),最早由江浙商人吴楠在2014年成立,2015年进入中国市场并在天津设厂。在陆续吸引了包括金沙江创投、正威集团、盈合资本、普罗资本、AutoX等基金和产业资本投资后,艾康尼克甚至还聘请了拜腾联合创始人毕福康,却始终没能在国内新能源市场上做出成绩。吴楠也因商业纠纷被多次限制高消费。

    但命运的齿轮并未停止转动,在沉寂近3年之后,2022年艾康尼克再次高调起来:先是将品牌名更改为纽顿,并宣布将全球总部迁往迪拜;接着,更名后的纽顿宣布获得阿联酋国家主权基金2亿美元的投资。

    (前排左侧为吴楠)

    此外,在上市之后纽顿还宣布,其获得了来自浙江金华政府的投资。与此相对应,纽顿在金华投资落地超级工厂项目。根据宣传材料,该工厂占地750亩,总投资100亿元,设计年产“智能乘用车”(SPV)10万台,并计划于2024年实现投产。

    能够让中东与浙江地方政府共同出资,造车版图布局中东和中国天津与浙江,敢于接盘许家印恒大汽车,神秘的中国商人吴楠在资本运作和复杂关系处理上,已显示出实力。但如何盘活资不抵债、年产千辆的恒大汽车,甚至实现如公告所说的向中东地区出口的愿景,需要吴楠更高超的产品与市场能力。

    迪拜起家的中国商人吴楠

    吴楠,英文名为Alan Nan Wu,领英账号显示其家乡为浙江金华。根据纽顿集团官网信息,他于2004年获得加拿大肯尼迪理工学院学士学位,随后入职一家名为高林实业股份(JC Horizon )的公司,这是一家华人投资的废纸可再生资源回收公司。

    2012年,吴楠进入汽车行业,2014年起开始与一家总部位于迪拜的公司创始人Ralph一起规划艾康尼克,2015年将艾康尼克带入中国市场。

    成立之初,艾康尼克的宣传材料显示,凭借来自私募、公募及国有投资集团的启动资金,艾康尼克2016年成立于天津,并在上海与北京设有办事机构。根据宣传材料,公司的英文名ICONIQ意思是高度智商(IQ)的标志(ICON),艾康尼克首款战略车型ICONIQ SEVEN外观设计由迪拜的W Motors团队操刀,车身制造工程设计供应商是麦格纳斯太尔,结合超级跑车Lykan的造型语言,车载科技则与微软合作开发互联车辆平台,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合作伙伴是AKKA Technologies,希望做人工智能和个性化相结合的纯电动车。

    2017年4月,艾康尼克发布了第一款由W Motors团队设计的车型ICONIQ SEVEN,当年11月28日,艾康尼克宣布与微软合作,2017年11月29日,艾康尼克第一家旗舰展厅在迪拜开业。

    (2017年上海车展前夕,艾康尼克发布的首款概念车ICONIQ Seven)

    腾讯新闻《远光灯》梳理,艾康尼克先后获得金沙江创投、正威集团、盈合资本、普罗资本、AutoX等基金和产业资本投资。

    但接下来的路子并不平坦,多轮融资后的艾康尼克,并未如期实现ICONIQ SEVEN的量产。吴楠也因商业纠纷被法院多次限制高消费。

    2019年,陷入困境的艾康尼克,甚至还聘请了拜腾联合创始人毕福康出任CEO,但仅仅4个月后,毕福康即闪电离职,并加入贾跃亭创办的FF,直至2022年被解除CEO职务。

    贴上“阿联酋的红旗轿车”标签

    吴楠随后将目光转向了与其事业颇有渊源的中东地区。值得一提的是,汽车产业的智能化和电动化发展前景,让盛产石油、依赖石油的中东地区,感受到巨大危机。在过去数年间,中东地区的产业基金,成为了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最大金主之一。

    与吴楠共同创办艾康尼克的合伙人Ralph,于2012年创办了中东地区首家高性能豪华跑车设计商W Motors,该公司总部位于迪拜,其活动包括汽车设计,研发以及汽车工程和制造。

    根据宣传报道,这家企业首款售价340万美元的莱肯Lykan超级跑车,曾在2015年《速度与激情7》中出现过。

    凭借这一纽带,艾康尼克在创立之初就与阿联酋过往甚密,并将此作为宣传要点,例如在迪拜繁华商业街区City Walk开设首家全球旗舰店;与中东地区最大的高档乘用车经销商阿布扎比汽车公司结成战略合作伙伴;拿下2020年迪拜世博会官方指定用车的订单;甚至还有为阿布扎比警方定制专用车辆等。

    2022年,更名后的纽顿宣布将全球总部迁至阿联酋,随后与当地公司Sultan Investments 携手共同在阿联酋阿布扎比的哈利法工业区 ( Khalifa Industrial Zone Abu Dhabi ) 建设电动汽车 SKD 装配基地。此外,纽顿披露,在阿联酋阿布扎比的新能源整车组装工厂自2022年底建设完工后,一直处于设备调试及试运营准备中。目前,该工厂已经获得了阿联酋政府颁发的电动汽车生产和销售牌照,这也是阿布扎比的第一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

    同年9月,纽顿宣布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Al Ataa Investment LLC签署总额为2亿美元的PIPE认购协议。在纽顿发出的公关稿件中,特意强调了投资方的背景——“Al Ataa Investment LLC由阿布扎比的皇家集团(Royal Group)控股。皇家集团代表着阿布扎比的统治者阿勒纳哈扬家族,主要成员包括阿联酋现任总统Sheikh Mohamed bin Zayed Al Nahyan、曼城足球俱乐部老板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 Nahyan以及阿布扎比控股公司ADQ、阿联酋第一大银行阿布扎比第一银行、皇家集团的董事会主席Sheikh Tahnoon bin Zayed Al Nahyan。因此,Al Ataa Investment的投资方向被认为直接反映了阿联酋政府高层及阿布扎比皇室的战略意图。此次阿联酋皇家集团投资纽顿,是继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投资Lucid之后,中东国家主权基金针对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又一次重磅加码。”

    纽顿还表示,阿联酋现任总统还将阿联酋首任总统战马的名字Rabdan赐予纽顿,寄托了阿联酋政府对发展新能源汽车品牌的厚望。有媒体甚至对标国产红旗品牌,给Rabdan贴上了“阿联酋的红旗轿车”这样的标签。

    浙江金华的汽车梦

    除了中东土豪,吴楠还成功游说了自己的老家政府——浙江金华。

    腾讯新闻《远光灯》获悉,在纽顿集团吸引中东地区和中国地方国资的投资过程中,原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中国投资银行主席龚方雄起了很大作用。

    2022年6月,纽顿新能源汽车制造项目作为12个重大产业项目之一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签约,浙江金华宣传称,这是金东区引进的首个投资百亿级的高端制造业项目,也是首个注册资本1亿美元以上的制造业项目,预计2025年实现营业收入250亿元,税收6亿元。

    在此之前,纽顿宣布获得来自阿联酋皇室资产公司、浙江金华地方国资等机构投资者和战略合作伙伴认购的4亿美元PIPE融资。

    浙江金华与汽车产业颇有渊源。青年汽车、零跑汽车、众泰汽车,以及众泰福特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等皆落地于此,根据《金华日报》报道,汽车产业一直是金华开发区致力打造的重点产业。回顾金华开发区的汽车行业发展历程,青年汽车是不得不提的一笔。其生产的豪华大客车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曾达70%以上,且相关技术和自主研发能力均处于国际先进、国内领先地位。2012年开始,因企业自身出现问题,青年汽车产值从百亿峰值断崖式下跌,导致开发区汽车行业下行至低谷。

    2014年,开发区谋划建设10.18平方公里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其中核心区为3.6平方公里的新能源汽车小镇,并先后布局众泰华科、吉利衡远等一批新能源整车制造和关键零部件制造企业,行业逐渐回暖。到2016年底,金华新能源汽车产业已连续20个月保持15%以上增长,2016年全市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4.79万辆(其中众泰新能源汽车产量3.5万辆),约占全国产量的10%。2017年,作为众泰汽车在金华的生产基地,华科产值增至64亿元,拉动开发区整个汽车行业产值提升至135亿元,创下历史新高。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全球汽车产业洗牌加剧,国产汽车遭受重创,华科产值因此急剧下滑,跌幅近70%,导致当年开发区汽车行业产值下跌近40%,再次跌入低位。次年起,华科停产至今。

    在新能源发展如火如荼的当下,零跑汽车和纽顿汽车,将代表金华的汽车新力量,重新出发。

    5亿美元能否救回恒大汽车?

    在此前的7月26日晚间,恒大汽车补发了2021-2022年间三份缺失的财报。根据公告,恒大汽车用累计巨幅亏损989亿元的代价,换来了仅1000辆汽车的交付结果。

    有网友曾给恒大算了一笔账,以恒大集团此前披露的超过2.4万亿的负债总额计算,不计成本的话,要依靠汽车还清债务,恒大要卖超过1350万辆恒驰5。

    根据恒大汽车的公告,截至2023年3月,恒大汽车共有2795名员工,而截至2022年6月30日,其员工数为3742名。在没有新流动性注入的情况下,恒大车将面临停产风险。

    造车曾被许家印寄予厚望。2018年6月,恒大入股由贾跃亭主导的FF汽车,以67.46亿港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在立下“10年后量产500万辆”的豪言壮语后,恒大与FF汽车分道扬镳。

    根据梳理,截至2021年,恒大汽车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累计总投入就已高达474亿元,其中在整车研发设计、动力电池、自动驾驶及智能网联等领域的投入为249亿元,工厂建设方面花费225亿。

    2021年,高速狂奔的恒大陷入流动性危机,被寄予厚望的造车事业也因此受阻。根据披露,恒大在暴雷后仅能保证天津工厂一个车型的生产,这款车型即是恒驰5。

    2022年9月16日,恒驰5宣布正式量产,在此前的发布会上,恒驰汽车总裁刘永灼称该车型为“30万以内最好的纯电SUV”。

    但仅仅1000多辆的交付数据,也意味着至少在恒大债务最为吃紧的当下,指望造车事业产生利润似乎遥遥无期,无力救主。

    本次纽顿的5亿美元战略投资和6亿人民币过渡资金,将全部用于恒大汽车天津工厂,确保恒驰5的正常生产和恒驰6、7的陆续量产。

    但根据中国恒大此前公告计算,恒大汽车若能寻求到超过290亿元融资,这些资金将帮助恒大汽车推出多款旗舰车型,并最终实现量产。

    如此来看,纽顿集团的投资,在严重亏损、资不抵债的恒大汽车面前,仍有待检测。

    本文转载自远光灯,作者厉海。

    纽顿集团吴楠艾康尼克恒大纽顿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